關於部落格
  • 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因為尋覓,所以看見:一小我的朝聖之路

xyz xyz

因為尋覓,所以看見:一小我的朝聖之路

20180116003423.jpg
  • 分享至Google+
  • 分享至Weibo
  • 分享至line
因為尋覓,所以看見:一小我的朝聖之路
因為尋覓,所以看見:一小我的朝聖之路(圖/時報出書供給)

痛苦悲傷的宮殿:苦痛的存在乎義

「身體繼續載著悲戚」

-美國小說家/羅麗・摩爾(Lorrie Moore)

「腳拖地是步態,是基層階級的特色。」

-德國人類學家.沙夫豪森(Hermann Schaaffhausen)

在行走中回想,有點像是拿美工刀削鉛筆,將思慮中沒必要要的部門削去,讓感性變得加倍靈敏厲害,但也剝去了保護,疼痛的感觸感染也加倍深入。

法蘭西作家普魯斯特,對於身體的苦痛有獨特的看法:

「若不是病痛,我們還真難查覺,進修到一些工作 …… 何況,剖析事物的能力也會跟著疾病而加強。天天晚上,躺下來彷彿死去,馬上就呼呼大睡的人,固然也不知道作夢的滋味,對於睡眠這件事也不會有什麼特別的理解 …… 失眠,有助於我們浏覽睡眠,像是在陰郁中投射一道光。」

並非只有在苦痛當中,人才最先思慮。身體的羸弱苦痛,自己並没有什麼了不得的哲學意涵。痛苦悲傷只是神經傳導的訊號,惟有「痛苦悲傷」才讓你我清晰地意想到器官或組織的「存在」。

普魯斯特認為,人惟有在苦痛當中(不管是生理或心理層面),我們才會意生疑問,然後深入思慮,因為我們想追溯苦痛的泉源,瞭解它的素質。

也許,疾苦之所以存在,是為了突顯我們的懦弱。面對疾苦的同時,也面對著自我的羞愧、無能。

話說回來,蚌之所以長出珍珠,是因為沙粒掉進蚌殼內,而不是一群蚌透過LINE群組聊天成效才有的。如何接管生射中無可避免的災禍,進修與疼痛相處,是每一個走在聖雅各之路上的旅人必修學分。

****************

因為尋覓,所以看見:一小我的朝聖之路(圖/時報出書供應)
因為尋找,所以看見:一小我的朝聖之路(圖/時報出版供應)

「再多的思考,也敵不外腳底板的雞眼。」

當下,我深切體會法國作家蒙田尖刻的人生聰明。不止是我,幾近在路上所有的朝聖者都有「腳」的問題,愈被認為是天經地義的事,被現實打臉的痛苦就愈強烈。移動的同時,我細心檢視所有內涵與外在,造成我身體(及心理)痛苦的緣由。

「你應當挺起腰,打直背,抬頭挺胸的走就不會痛了。」一名來自慕尼黑的老爹以過來人的同情口氣告知我,「一入手下手的時候,我走路的姿式也和你一樣,後來調劑後,身體就輕鬆了。」

真的嗎?挺直腰背就放言高論?我內心自顧自地,上映從人猿演變到直立智人的小劇院,想像背脊由彎拉直的進程。文藝復興時期的禮節巨匠卡斯提格里昂尼(Baldassarre Castiglione),曾在當年人手一本的《廷臣之書》(Il Cortegiano)中提到:

「性情、社會背景、文化程度、行走坐臥的姿式,是個人素質的反射。有殷勤、負責的步態 …… 有輕率、心不在焉的步態 …… 有勤懇、誠懇的步態 …… 有沒有所事事,別有居心的步態 …… 族繁不及備載。」

憑據卡斯提格里昂尼的說法,若是一小我佝僂、垂肩、駝胸,並不是脊椎出了問題,而是心態有問題。

「天主創造人,是以豎立的姿態出現 …… 而非四肢著地」作者緊接著說:「身而為人,就必需不時警惕,連結萬物之靈的威儀。違逆造物者的旨意,必招來邪惡的後果。」最後還不遺忘來記回馬槍,「懶散駝背,是道德淪喪的了局。」

本來以為只是遠程跋涉的負重背痛,到頭來是道德淪喪的下場。

這下嚴重了。

當晚在呵護所,我從新檢查、並調劑背包,這是動身前就早該作好的整備。毫不不測地發現,用了二十年的Lafuma,有很多構件褪色、鬆脫、毁損、侵蝕、風化、斷裂。細心評估最後,我用行李箱專用的魔鬼氈綁帶從頭繫緊、固定,即將離析分崩的背負系統。與背包之間的綑綁,拉扯,也是我與曩昔角力、扭打的歷程。

有很多事,以為經歷事後,我們很輕易就將面對挑戰與產生的成效視為天經地義,「不就是如許嗎?」如此掉以輕心的粗枝大葉,必將為本身帶來很多沒必要要的麻煩。我試著鬆開糾結的背包綁縄,這未嘗不是我在鬆動凝固石化的本身;當我修補裝備上的裂痕,其實也在修補我心裏那些久經歲月而風化破損的缺口。

當本來寥落的設備從頭收拾整頓事後,我感受到某種豁達天真在其中含蓄,找回一天可以跑五十公里,無可救藥的樂觀後,接下來的六百五十公里,似乎也没那麼漫長。

重新調整過的裝備重心與步態姿勢,讓身體疲倦痛苦悲傷的狀態明明改良很多,但天天七小時以上的行走,仍會將自我的精力與身體推向忍耐極限。不過,總在瀕臨崩潰的臨界之前,曾經陌生、甚至相互拉扯的身體與精神,也許意識到,彼此是路上唯一的伴旅,畢竟,没有對方的攙扶幫助是沒法走完全程。在經歷某種爭執與息爭後,我可以明明地感觸感染本身逐步蛻化成真正的朝聖者。

天生的缺陷照舊,痛苦悲傷當然也依舊,不同的是,我決定與痛苦悲傷握手言和,結伴同行。刺破的水泡結為厚繭,創過的傷口癒成硬痂,那些曾讓你我畏縮的痛不欲生,挺事後,成為我們旅途中最溫順的緩衝,最頑強的支撐。

看更多好書內容

  • 旅遊記載
    因為尋覓,所以看見 2018-01-16


本文引用自: http://magazine.chinatimes.com/travel/20180116003404-300808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